王蒙:台湾人曾想象大陆普通人只能吃香蕉皮

时间:2019-07-09 05:39       来源: 未知

  核心提示:新疆,位于中国的最西部,一个占中国国土面积六分之一的神奇土地,拥有2000万13个不同民族的人民。这是中国少有的保持着原始的地理和人文风貌的土地,但对于大多数内地人来说,新疆仍然是一个神秘而

  核心提示:新疆,位于中国的最西部,一个占中国国土面积六分之一的神奇土地,拥有2000万13个不同民族的人民。这是中国少有的保持着原始的地理和人文风貌的土地,但对于大多数内地人来说,新疆仍然是一个神秘而陌生的话题,媒体上充斥的大多是新疆的沙漠和贫困、瓜果和歌舞。人们对新疆知之甚少。库尔班江的《我从新疆来》讲述了一组在内地的新疆人的故事,无关宗教或政治宏旨。这群因为离开家乡而被打上了特殊标签的人,在镜头中展现了他们最平常、最卑微、也最动人的一面。

  窦文涛:听说季羡林老人他的经验是健康在于运动,长寿在于不动,但是王蒙老师我发现他就是爱活动,他比咱们跑的地方还频繁。

  梁文道:他主要是好奇心很旺盛,我发现很多人年纪大了,这些东西就触角钝了下来,但王老师不一样,别看他年纪不小,但是其实他好奇心很旺盛。

  窦文涛:最近挺想听您聊聊,您云游上哪儿云游,到他的几乎我觉得也算你的第二故乡,哪儿啊就是新疆,新疆这儿最近可是一个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说的话题。

  王蒙:新疆一个是我去了一趟新疆,我这次还去了哈密,这也是当地的人喜欢把他读成哈密,其实念哈密,哈密为什么我去的少,因为它离内地太近了,他离酒泉离敦煌都比乌鲁木齐近,所以我们老觉得他好像不完全新疆化,没有完全新疆化,哈密去给我很大的印象,清朝的时候它很注意就是拿哈密作为一个据点,哈密能够安顿住了,包括驻军,他都驻在哈密,这样的话随时有什么情况就进可以攻退可以守,一个是哈密,还有一件事对我最近冲击也挺大,就是咱们在北京的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工作的库尔班江先生,他是一个摄影师,他出了一本书,文图都是他的,叫《我从新疆来》,他写一批新疆的各兄弟民族的以维吾尔族为主的这些应该说是精英人物,他们在北京、上海、深圳各地读大学的读研的,工作的,在企业当高管的,自己办了公司的这样的一些人,这些人里头他也透露一点苦水,因为能够被内地很好的信任和接待,并非易事,但是他们真正出来看完了以后他们也很痛苦,就觉得自己的家乡太封闭了,而且被不怀好意的狭隘的极端的那种情绪所笼罩,看着特别感人,凤凰周刊登了他很详细的采访和他的这些故事。

  窦文涛:库尔班江你可以在照片上认识认识他,还很帅的一个小伙子,他是1982年生人,就抱孩子这个库尔班江,这两旁的是他的父母亲,他是新疆的和田,然后再看下边,这是库尔班江的摄影作品,拍的是喀什,这个影调他调的这个影调,有些人说他这个影调给人好像一种有点黑暗的感觉,这种影调黑白,黑白分明,但是这种影调,好像给人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他自己有解释,他说他感觉到新疆现在的有些地方他说本来这个摄影我们用的最多的是黑白之间的灰调,但是他现在作为一个维吾尔人,他觉得心里我现在挺难过,他说因为我现在回家乡,我觉得有些地方已经变成了黑白,这个灰中间的部分灰减少了,只有好像黑和白,都奔向一个极端去,这让他觉得,因为他自己也不讳言,他自己就说,和田正是一个好像发生过暴恐事件的这么一个地方,而他就是这个地方的人,你听王蒙老师讲讲,咱们有时候咱们很难想像,比如说3月1号昆明的暴恐事件发生的时候,他作为一个新疆人在内地的新疆人,他跟咱们感受不一样,他一看见这个新闻发生,他这个心一下子就。

  窦文涛:他心里一直在担心,说这个是不是跟新疆有关,最后果然他说听说那些暴徒穿着黑衣服,他说他当时心里就猜,70%的可能。